漠落影寂。

ooc沙雕脑洞——源赖光和鬼切的日常

觉醒前
源赖光:来,握手。
鬼切不明所以,把手放源赖光手上。
源赖光:嗯,好,乖孩子,乖鬼切。换一只手。
鬼切把另外一只手伸过去。
源赖光:不错,真听话,两只一起。
鬼切把两个手都放上去。
源赖光摸摸头:真乖。

觉醒后
源赖光:来,握手。
鬼切对着源赖光的爪子就砍下去。
源赖光收手:真不乖。
鬼切:呜汪汪汪汪汪汪汪汪
源赖光吓得一挣:一点都不乖。

源赖光使用说明书

感谢您购买本商品,赠送破碎的符咒*30,神秘的符咒*5,现世符咒*3。

当您收到这份包裹的时候请不要摇晃,把桌面上东西清空,将包裹平放在桌面上,打开包裹。(ps:请务必按照这个顺序进行,否则可能出现严重的后果。)

您购买的包裹为:源赖光•礼包
产品信息:

姓名:源赖光

别名:源氏家主/赖光大人

性别:男

身长:日常10cm;正常时身高185

性格:优雅,偶尔的温柔一下,是尊贵的源氏家族家长

喜恶:没有太过于喜欢的东西,讨厌所有恶鬼和妖怪

弱点:无(有也不会表现出来)

口头禅:人与鬼从来都没有共生的时代/鬼切,你真是一把好刀

唤醒方式:打开包裹后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放好,把印有源氏家徽的印章放在手里即可。

附件
衣物:可换洗浴衣,家族和服,源氏独有盔甲各2套。

武器:童子切一把(只有大)

特长:指点江山,制作武器中的付丧神。

清洁:专用浴桶(小)一个,放好热水后,请伺候他洗漱,也可以让觉醒前的鬼切来服侍他。
备注:默认初始好感度为20%。建议和鬼切一同激活,好感度会直接提升至40%

Ps:把榻榻米床垫放在屋子正中间,晚上睡觉轻务必关上门,让鬼切守门最好,不然伺养者守门也可以。

源赖光遇到危险会强制变成正常体24h/与觉醒后的鬼切打架超过5次会强制变成正常体15h/认真读书3天变成正常体
副作用:陷入沉睡24h/失去记忆24h/无

鬼切使用说明书

感谢您购买本商品,赠送破碎的符咒*30,神秘的符咒*5,现世符咒*3。

当您收到这份包裹的时候请不要摇晃,把桌面上东西清空,将包裹平放在桌面上,打开包裹。(ps:请务必按照这个顺序进行,否则可能出现严重的后果。)

您购买的包裹为:鬼切•礼包
产品信息:

姓名:鬼切

别名:饭团/一把好刀

性别:男

身长:日常8cm;正常时身高170

性格:
觉醒前:高贵(真的很贵),有些天然呆,很听话。
觉醒后:暴躁,凶恶,还是有些天然呆,很不听话。

喜恶:
觉醒前:不挑食,喜欢源赖光,讨厌所有妖怪和恶鬼。
觉醒后:酒,肉,讨厌阴阳师和源赖光。

弱点:源赖光。

口头禅:
觉醒前:源氏的旗帜就是我的正义。/主人说的对。
觉醒后:我要杀死源赖光!

唤醒方式:打开包裹后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放好,把断手放在鬼切身边,将召唤符咒贴在鬼切脸上即可(如果出现没能唤醒,只需大喊一声源赖光出来挨打即可,有30%的基础概率会被鬼切打)。

技能:
被动【鬼刃·罗城门】
普攻【鬼斩】
大招【鬼影闪】

附件
衣物:可换洗浴衣,家族和服,白槿霜风,觉醒后的衣服各两套。

觉醒材料:(觉醒有危险,使用需谨慎。)
业火轮中级/高级—8个/16个。
天雷鼓中级/高级—8个/16个。
觉醒方式:用你能想到的各种办法给鬼切吃了就行。

升级材料:本次赠送5个大吉达摩,3个御行达摩,10个招福达摩,10个奉为达摩。如需其他请自行购买。

御魂:
请自行购买搭配。
必备:
断手1只

武器:髭切;友切;狮子之子各一把(只有大)。

特长:退治,看家护院。

清洁:专用浴桶(小)一个,放好热水后即可,请不要偷看,40%基础概率会被打。
备注:默认初始好感度为20%。建议和源赖光一同激活,好感度会直接提升至40%

Ps:把榻榻米床垫放在门后面,如果屋子里睡的是源赖光就更好了。
觉醒前:源赖光遇到危险会强制变成正常体24h/受到源赖光的召唤会变成正常体12h,cd3天。
副作用:变成饭团36h/无。

觉醒后:跟源赖光打架超过5场会强制变成正常体12h/每天给他喝20ml的酒连续5天会变成正常体12h,cd3天。
副作用:呼呼大睡24h/无。

和LOFTER斗智斗勇
继续开车不要停


想想还是写一下思路把。

真实的情况是源赖光没有碰过鬼切,只是会看着鬼切的脸偶尔流露出温柔,但是对于鬼切妖怪的身份非常厌恶(源赖光不知道鬼切曾经是他一手带大的那个孩子)。
源赖光讨厌鬼切,但是鬼切因为一些特殊的记忆喜欢源赖光,所以跟源赖光亲热什么的,都是鬼切想要的,梦到的。
鬼切看过源赖光跟女人做爱,所以想着源赖光应该也会这样对他。
鬼切在服侍源赖光沐浴的时候的确说出来过那样的话,但是源赖光出了看着他的脸能想起来曾经的那个少年,实际上对鬼切妖怪的身份很厌恶的。鬼切认为自己身上浸满妖怪的血很脏所以源赖光不愿意使用他,认为他说的这个话是对源赖光的一种侮辱所以跪在外面没有起来。
但是觉醒后的鬼切不记得身为人的一切,也不记得他做过这样的梦,只记得恨,恨源赖光把他封印,让他去斩杀自己的同族。

完了,脑补出来一个一万字的光切小黄文。
本来我写文私设鬼切对源赖光有点憧憬的感情的,现在真的撞上了。什么都别说了,我要写be。

爱之深恨之切,因为鬼切曾经喜欢过源赖光,所以恢复记忆后才对源赖光更加的痛恨,结果我第二章刚把伏笔弄出来,现在跟我说本来就是这么回事……

挠头
我开始混乱了
我可能被魅妖打了

总之,调教了解一下。
鬼切你就老老实实被源赖光囚禁把

不过……
你光总还是光总,就算有了点感情的存在,还是那个冷酷腹黑的源赖光。

《利刃(含私设)》


其二

        并非是源氏家宅离安倍晴明所在的阴阳寮较远,而是源赖光带着鬼切绕京都周边的村落走了一圈,美其名曰——历练。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带着鬼切清扫了一处又一处的妖物,在进入京都后却让鬼切藏起来不得给任何人看见。鬼切并不明白这是为何,但是主人的命令高于一切,鬼切独自在京都外的山中等候源赖光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在见到源赖光的第一眼就看透了他的野心,但是安倍晴明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邀请源赖光坐下,一同饮酒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都没有讲话,像是相识已久的老友一般喝着酒,氛围和谐,直到源赖光看到小纸人送来吃食。源赖光从进了这阴阳寮后就没有看到侍人,跟源氏相比显然清冷了许多,现在倒知道了为何。
        “晴明这里还真是奇妙,竟能让纸人化作侍人来奉候。”源赖光带着略微的好奇,虽说是直呼其名,但是温和的语气不会让人有丝毫反感。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倒是不在意这些虚礼,表里不一的贵族他见得多了,能像源赖光这样做到不摆架子的并不多,稍等片刻后开口:“我喜欢清净一些,若非有其他事情,不希望有人来打扰的。”言下之意,便是源赖光打扰到了他的清净。源赖光被称为又一个天才阴阳师,此次拜访,恐怕又要引得京都那些达官贵族们的议论。源赖光也知道,放下酒杯后看着安倍晴明:“我自知见识不足,但我也不是那种故步自封的人。还请晴明指点一下我的阴阳术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轻轻叹了口气,源赖光为人处世的方法一向不错,从他的举止行为就能看出来,但是两人使用的根本不是一种阴阳术,哪怕是安倍晴明也无法说出什么一二,但源赖光已经做到这种地步,安倍晴明只得开口:“指点谈不上,如果赖光需要什么古籍,我这里倒还有几本。”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这次前来,为的就是安倍晴明手上的古书,据说上面记载了多种封鬼之术。听闻安倍晴明能直接把古书借出,源赖光不由得大喜:“那就多谢晴明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继续喝着清酒,让纸人去吧书籍取来。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精通占卜术,对于源赖光为何前来还是稍有了解。见多了贵族中的龌龊事,对于源赖光这么个异类,安倍晴明也是有些好奇的,他想看看,源赖光能走到何种地步。(ps:没有刷完所有剧情,只是通过百度,已完成的剧情加以猜测和添加些许私设,如果有哪里不对请指出。这里的晴明指的是没有分离出黑晴明和白晴明的晴明。)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在得到这几本古书后道了声罪,立刻翻阅起来,安倍晴明瞧的有意思,也自娱自乐的召出了一个狐狸式神逗弄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被称为小白的狐狸式神看到有外人在也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,只是被安倍晴明逗得炸了毛,一口叼走了晴明盘子里的糕点,吃完之后似乎是觉得味道不错,目光转向源赖光盘子中的点心,再看看专心看书的源赖光,蹿过去正准备叼走糕点,却嗅到了一股强大妖怪的气息,躬身炸起了毛,对着源赖光嘶吼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白,不得无礼。”安倍晴明连忙制止住小白,看到源赖光抬起头若有所思的样子,开口,“抱歉,我这式神有些调皮了,还请赖光不要介意。”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看着炸了毛的小白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能让安倍晴明的式神都紧张的妖怪,看起来真的是很厉害了:“我最近收服了一个式神,但是这个式神有点不太听话,不知道晴明有没有什么办法,让我好掌控一些?”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摇了摇头,安抚住小白之后指了指古书:“我们所走的阴阳道不尽相同,用的方法也不同。这些古书可以借给你看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,但可不能拿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,这几本古书终于是被源赖光摸了个透,他得到的信息也只有如何将妖物封印在武器中,比他之前看到的略微全面一些,但也了解到,这种封鬼术是禁术,一旦反噬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        是禁术,又如何。源赖光放下书看着大江山的方向,他连鬼切那么强大的怪物都创造出来了,还怕那点反噬么!
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对着星象摇了摇头,依然是自娱自乐的逗着式神,等源赖光将古书还给他。
        告别了安倍晴明的源赖光出了京都,见到因为感受到他气息而赶来的鬼切,一如源赖光的教导,鬼切将自己打点的很好,没有半点狼狈。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鬼切,该回去了。”源赖光摸了摸鬼切的头以示奖励,带着鬼切回去了源氏。
        被源赖光摸头的鬼切愣了一下,随即跟上源赖光的步伐,心里却在思考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是因为他遵从了主人的吩咐,所以主人心情很好?得出这么个结论的鬼切决定往后事事都要听从主人吩咐。
        再次回到源氏后。鬼切依然独自呆在密室里,而源赖光则是实验着自己新得到的封鬼术。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准备了各种武器,抓住一些相对来说比较弱小的妖怪,以阴阳符咒为媒介进行封印,而后以少量的鲜血做引,在这些妖怪身体中刻下烙印,好完全听命于他。
        哪怕是近日来失血过多,源赖光也是欣喜若狂,他通过这种方法创造出五六个妖怪,虽然没有鬼切那么强大,但是还是有点用的。
        当源赖光再次出现在鬼切面前的时候,鬼切心下一惊,因为源赖光太过虚弱了。但是也只有在这间密室之中,源赖光才能真正的放下警惕,好好休息,甚至没有在意还在一边的鬼切,就这么沉沉的睡下。
        鬼切正坐在那里看着源赖光,他自以为这是主人对他的信任,身上的太刀全都搁置在刀架上。鬼切伸手碰了碰源赖光的衣服随后立刻收回。鬼切就这么看着源赖光沉睡。
        等源赖光醒来已经是次日午时,感受到身边有他人的气息源赖光猛地坐起来,发现是鬼切后放松警惕,看向鬼切:“鬼切,你最近感觉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 鬼切不太明白源赖光为何会有有此一问,轻轻点了点头。源赖光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让鬼切跟着自己,允许鬼切出现在人前。

大写加粗的车

https://m.weibo.cn/5496838621/4278149741427423

《利刃(含私设)》

其一

         源赖光看着争论不休的那一群人,那群所谓的长老,从内心发出嗤笑——这群老不死的总是这么犹豫,一心想着如何争夺源氏族长之位,却又胆小怕事不敢有所作为。难道说,还指望着跟那群妖怪恶鬼讨论一下,怎样和平共处么?
         看看他们手底下的那群废物,如同烂泥一般扶不上墙。若不是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用处,哪里还容得他们在源氏胡作非为!
         作为源氏最杰出的阴阳师,源赖光有着无与伦比的野心,而他的实力也撑得住这份野心。源氏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,内里也是勾心斗角,争纷不断。
         再一次无视掉那些长老们的提议,源赖光带着几个亲卫前往京都外的山上消灭恶鬼。这一次,他大意了——源赖光没有想到会有强大的妖怪出现在这里,那些他带来些亲卫为了保护他全部死在这里,而他也筋疲力尽,险些丧命。
         紧要关头,源赖光想起之前翻阅过的一本古书,上面有收服妖物的办法,随即用匕首划破手腕,让鲜血滴落在佩刀上,同时打出一道符咒,用尽全身力气将这把刀插进那妖怪的身体,念动咒语将这个妖怪封印。然而这古书上的咒语并不完善,一处出错,差点将源赖光的血液吸干,与此同时,那个妖怪的身体消失了,出现了一个浑身赤裸,相貌俊美的“人”。源赖光可以感受的到,这个“人”同他有着莫名的联系。这就是被他创造出来的,被封印在刀里的妖怪,现在也由他来控制。
         源赖光面色苍白的看着这个“人”,撕下衣摆的一块布缠住手腕,好暂时的止住流血。这个“人”目光纯净,宛如一张白纸,一直注视着源赖光,似乎在等他解答疑惑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在山中除魔,遭到恶鬼的袭击,陷入绝境时,佩刀化作了家族的守护神,也就是你,救了我。”源赖光这么告诉这个“人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斩尽天下恶鬼之刃,你就叫鬼切吧,这是你的使命。追随我,让我们一起守护源氏的和平。”源赖光知道他相信了这番说辞,在空中划出源氏的家徽,点进了鬼切的左眼之中。在源赖光做完这个动作之后,他看到鬼切无比乖顺的点了点头,源赖光知道,这张白纸将由他亲自涂上颜色。
 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心里很是清楚,这个封印并不牢固,只是封印了鬼切的记忆,防止鬼切会突然醒过来。鬼切由妖怪变成这副模样,让源赖光并不确定,他还会剩下几分实力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失误让源氏家族中那些长老抓到了源赖光的把柄,随身的近卫除却没有带去的全部丧命。家主也因此勒令源赖光不准踏出源氏大门一步。源赖光没有解释,他命令鬼切不准出现在任何人面前,独自一人在书房查阅古籍,将鬼切藏在密室。源赖光并不信任鬼切,哪怕这是由他亲手创造出来的“人”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一天天过去,在书房中呆了整整八天的源赖光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办法——他将自己的鲜血流入碗中,画出一枚含有阴阳之力的符咒,将符咒浸入进去,待符咒的力量完全同的血液容合后,给鬼切喝下,那么就算是鬼切背叛了他,也不会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,能继续被他控制,为他所用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秘法让源赖光解开了心结,他让鬼切喝下这碗东西,感受到这无法斩断的羁绊,才开始认真的教导鬼切如何处事。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听到家族中的传闻是在一个月后,他彻底解决了会被鬼切杀死的可能性,继续命令鬼切呆在这个暗不见天日的密室。
        “源赖光会被杀死,被大江山鬼王杀死!”
        这个传闻不久前在源氏被传出,据说是源氏一名精通占卜的长老所讲,源赖光听到后对此嗤之以鼻,并不在意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相信这群老家伙的鬼话,他只相信自己的实力,不过……经过鬼切的事情后,他也明白自己在阴阳术的造化上还有不足。源赖光向家主请示之后,递了拜贴,单独向安倍晴明——京都第一阴阳师学习。
        在离开源氏家族时,源赖光带上了鬼切,他想试试鬼切的实力如何。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刻意的路过有恶鬼侵扰的村落,故意的把自己陷在重重恶鬼的包围中,他完全有办法脱身,哪怕如此,他还是命令鬼切斩杀恶鬼。以源氏家族的名义,为百姓们清除困扰他们的恶鬼和妖怪。
        鬼切没有让源赖光失望,每次挥刀,必定会有一头恶鬼死在鬼切的刀下,整个村子的妖物被鬼切屠杀殆尽。
        鬼切强大的实力让源赖光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心中更是出现了种种计划,以及对鬼切更加耐心。鬼切并不明白他的主人为何发出笑声,浑身浴血宛如一尊杀神。鬼切看着源赖光拒绝了村中百姓们的贡品,甚至召唤式神帮他们清理这些死去妖物的尸体。
        “鬼切。”源赖光看着鬼切开口,“源氏是贵族,身为我的佩刀,源氏的守护神,要注意自己的形象,你这个样子,是会吓到百姓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是了,先是源赖光的佩刀,之后才是源氏的守护神,这是源赖光教导的。鬼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看向周围,百姓确实不敢直视于他,哪怕是有瞻仰源赖光的人,也因为他的缘故也不敢靠近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抱歉,主人。”鬼切有些局促的开口,在鬼切心里,源赖光的命令大于一切,现在的形象有违主人往日对他的悉心教导。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带着鬼切到了河边,亲自帮鬼切清洗干净后换上新的衣服,配上擦干净的太刀:“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鬼切。这是不可避免的,但是你要注意,你不能受伤。”
        鬼切点点头,还有些湿的头发贴在脸上,把鬼切的懵懂完全的衬托了出来。源赖光的心情很是愉悦,是对鬼切表现出的强大,以及这强大之外的顺从和乖巧。他们在这个村子中歇息一晚后,继续赶路。
        源赖光在惊喜,他没有想到他能创造出这么厉害的怪物,所幸这个怪物是完全听命于他的,那么,就让他用善和恶拴住他,用自己的想法来调教他,用源氏的正义来捆住他,让他只相信身为主人的自己!

开个车,不喜勿喷,双鬼切的。

深夜飙车滴滴滴,来往幼儿园

被自己家cp捅了刀子,就很疼(躺平)

枫柒律峦。:

人狠话不多,闷声发大财,一周肝出一个视频。 

头一次做编辑器这种形式,请多指教。

这个剧情可能也许大概有后续反转?

有bug或者问题欢迎理性提出,感谢各位的观看。